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贝多芬的音乐性格:源自血液中的浪漫与悲剧

贝多芬的音乐性格:源自血液中的浪漫与悲剧

时间:2019-11-13 18:12:5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2143次

资料来源:le zhenghe |经济观察评论(id: eeobook)

费利克斯·胡赫的贝多芬传记是一部充满历史关怀的传记小说。因为贝多芬的生活必须被详细描述,所以他并没有坚持不懈地追求完整故事的戏剧,而是让读者通过微观视角对时代的细节有一个完整的看法。书中的重要线索通常隐藏在文本中,如草、蛇和灰色线条。以音乐元素的线索为例:贝多芬命运中的象征性音乐元素除了第五交响曲的“命运动机”之外,还包括第五交响曲的C小调调性,如果将贝多芬耳聋前的前一阶段的命运解读为一部作品,那么第八钢琴奏鸣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碰巧“悲怆”这个名字不是后人加上的,而是直接来自作者本人。失聪后,《第五交响曲》预示着作曲家的另一个不幸时期,当然,包括他的最后一首奏鸣曲,三首都是c小调。

当然,胡赫不会——也没有必要故意在这三个词中添加强有力的词语。他只是简单地提到了他们。然而,胡赫不能忘记这种音调。当主人公和其他角色激烈碰撞时,C小调往往以“随意的外表”的方式呈现,但背后却有着深厚的背景色彩和象征意义。

从很小的时候,人们就相信音乐的音调有它自己的“性格”,但是这个“性格”很难用形容词来表达,所以不同的音乐家对它有不同的解释。特雷盖里(安德烈·特雷盖里,18世纪法国音乐家)宣读了C小调的英雄精神,柏辽兹认为这是黑暗和悲伤的。勃拉姆斯努力将c小调的颜色与他难产的第一交响曲的第一乐章进行比较。然而,这些所谓的“个性”都是不同音乐家自己的投射。当然,被公认为美丽和理想的D专业可能是个例外。对于古典时期的音乐家来说,丁字弦和丁字音是最舒适和自然的象征。

对于贝多芬作品中音乐调性的运用,无论是“c小调情感”还是“c小调性格”都是非常清晰的印象。即便如此,他们仍然很难用语言来评论。也许“英雄”和“悲伤”都是可用的。主观上,所谓的“不妥协”和“不妥协”散发出巨大的张力,使音乐充满男性的悲伤。贝多芬在c小调中的悲伤不是“d小调中阴郁的悲伤”。类似的表达方式已经从音乐本身中分离出来,并几乎扩展到文学表达中。当女伯爵茱莉·吉赛迪(本书翻译中的茱莉·吉赛迪)作为一名钢琴学生依偎在贝多芬身边时,胡赫将这位艺术家描述为“c小调的和弦具有攻击性,可以发号施令”,唤起女伯爵感叹“如果你能演奏这种音乐,你一定是个男人”。当她演奏“E大调无拘无束而热情的第二乐章”时,胡赫将其与C小调第一乐章进行了强烈的比较,并亲自将C小调定义为“倔强”——男性、倔强、英雄和悲剧。贝多芬的悲剧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命运的悲剧,而不是性格的悲剧。相反,他不屈不挠的性格经常被描绘成对悲剧的反应——自我拯救。在著名的罗曼·罗兰式的描述中,这种自我拯救几乎已经成为贝多芬的世界“公式”。

小调常被用作贝多芬性格的驱动力,引发人类之间的各种碰撞,从而推动时间线向前。撒克逊基督徒戈特洛布·尼夫是由胡赫真诚地描绘出来的。在音乐史上,他不仅是贝多芬早期的导师。这也是巴赫和贝多芬之间的联系,他们是德国和奥地利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两位大师。奈夫为《音乐杂志》写了一篇报道,在报道中他宣传了“天才贝多芬”和巴赫的“普通法律的钢琴作品”,这是一部由这位年轻人成功演奏的伟大作品。

在胡和的笔下,当年轻的贝多芬为内夫演奏他的第一首变奏曲时,内夫惊讶地读出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c小调人物”。他不禁对此感到好奇。贝多芬只回答了“这是最优美的”和“所有曲调中最好的”。奈夫随后对这部不成熟作品的评价击中了贝多芬,贝多芬愤怒地转身跑开了。这是对“c小调性格”的不成熟表达。

贝多芬和莫扎特的逝世显示了“c大调人物”的成长时期。当各种各样的角色遇到任何天才时,他们永远不会像童话故事一样快乐,甚至不会大惊小怪。事实上,他们通常是“平静的”。然而,作者把这种超然几乎完全留给了莫扎特,并且用较少的墨水来突出莫扎特超然的形象。胡赫的判断非常准确。莫扎特,在他生命的最后已经筋疲力尽,没有精力去给予他面前的天才高中生特殊的爱和足够的指导。他甚至没有把贝多芬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尽管他知道贝多芬有多有价值。

《c小调人物》就像贝多芬代表的启蒙运动中最积极、最强烈的精神,它与象征启蒙运动“形式真理”的共济会莫扎特的精神轻轻地碰撞。在胡赫的论述下,莫扎特“音乐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的美与平衡”的表达与贝多芬的“最高法则不是美而是真理”交织在一起。最终,莫扎特的早逝打断了这一切。然而,对于胡和笔下的贝多芬来说,他对莫扎特的崇拜是永恒的。失去向莫扎特学习的机会也成了贝多芬心中的一个伤疤。他甚至用自己的折射创造了所谓的“c大调莫扎特”。在胡赫的作品中,当在演出场合被粗鲁的贵族羞辱时,贝多芬声称“莫扎特的“c小调幻想曲”不值得这些人的耳朵听到,从而使莫扎特的“c小调幻想曲”成为代表“贝多芬理想化的莫扎特”的符号。

然而,“c小调的成熟和开拓”表现在海顿和贝多芬之间不和谐的师徒关系上。海顿在小说中没有理解贝多芬的“三首钢琴曲”第三首(第三首恰好是以c小调标记的作品)。此外,所有熟悉音乐史的读者一定会意识到这部作品的纪念价值,它的编号是“op1”(贝多芬作品序列中的第一号)。相反,海顿在书中对这部作品的批评已经成为对贝多芬的极好诠释:“正如你在c小调三重奏中所做的那样,你在其中讲述了你自己纯粹的个人奋斗和精神,这是灵魂的一种暴露,但神圣的艺术并不是为此而生的”。然后海顿对书中作品价值的判断是“粗俗的”和“你从来不去教堂吗?”显然,这本书的作者胡赫这样向我们解释:贝多芬表达自己意识的愿望很重要,不是所谓的开创性浪漫萌芽,而是它似乎脱离了许多被认为是传统的东西。当贝多芬坚决离开时,失望的海顿看到金色的莫扎特在他的梦里飘来飘去。海顿的眼泪和时间重叠的感觉深受感动。

在与内夫、莫扎特和海顿的互动中,“C小调人物”不仅是开启新音乐美学的动力,因为同时,与内夫相处的时代代表了德国人在国家体制下对家乡的依恋。与此同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马克西米连·弗朗兹在波恩的开明仁慈以及贝多芬和伯恩贵族布劳宁家族的美好生活。然而,他与莫扎特和海顿的关系揭示了一个强有力的转折点:从他最初对启蒙精神和拿破仑的兴趣和钦佩到他对德意志民族价值观的认可,这反映在拿破仑成为他心目中的敌人,以及贝多芬对利什诺夫王子(Prince Lichnoff)面对法国的暴力力量表现软弱感到厌恶。最后,在本书的后期,贝多芬与歌德的会面成为小说的真正高潮。胡赫在他的一生中非常直率地运用了贝多芬的观点和他的“C小调短暂时光”,展示了法国的暴力力量是如何将松散的联邦催化成德国的民族精神的。

歌德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他的出现似乎是贝多芬一生情感经历的爆炸性总结。作为读过《少年维特的烦恼》的贝多芬的胡赫版,他一生的爱情经历与维特高度一致。唯一的不同是维特被死亡救赎了,但是贝多芬在“c小调人物”的支持下,一个接一个地重复着无休止的循环。尤其是在这本书写作的时候,安东尼·布伦塔诺(Anthony brentano)还没有被所罗门先生确认为情书中的“永恒情人”。

但更重要的是,胡赫利用贝多芬与歌德的会面,以象征的方式总结了拿破仑战争的整个过程,并交换了他们的心理意识。诗人和音乐家并没有在艺术中游荡,而是完全在国家的碎片上构建了德意志民族的诞生。在这一点上,歌德的象征意义当然是清楚的。他和泽特(德国著名音乐家卡尔·弗里德里希·策尔特,擅长声乐作品的教学和写作)几乎是“德国巴赫”历史建构中的重要一课。但是在胡赫的作品中,贝多芬的德国民族身份实际上比他更激进。

小调——一种颇具传奇色彩的调性,它的关系大调是大调,这不仅是一种代表庄严人物的不朽调性,而且它的三个“B”在基调上也被汉斯·冯·贝娄指出为德国音乐的三大支柱——巴赫、贝多芬和勃拉姆斯。贝多芬在胡和的笔下建立了一个不朽的“伟大的德国国家,就像是大调一样”和“小调的性格”。费利克斯·胡赫——作为一名德国医生和中年人,他不一定是一个绝对的民族主义者,但站在20世纪20年代这本书写作的时候,这本传记自然是由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特殊的社会氛围孕育出来的。

胡赫的贝多芬传记不仅是人物传记,也是对音乐界所谓“伟大德意志民族诞生”的回顾。贝多芬和《c大调人物》是从18世纪到19世纪的“时代传记”。它也是20世纪初的“时代语言”。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阅读贝多芬传记的最后翻译附言时,我由衷地钦佩翻译家罗蒂伦先生的热情,他为这本书的每一章增加了一个标题,就像作者胡赫写了另一部传记小说《莫扎特传》一样。然而,我对这种待遇略有异议。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无意识地产生了作品由音乐运动般的部分组成的感觉。这是一种独特的节奏,非常迷人。然而,在每一场音乐运动开始之前,我们从来不需要播音员在场。也许就连《莫扎特传》的作者费利克斯·胡赫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充满话题和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室,我们经常在各种公开的数字上遇到新的有趣的事情。

现在,它们将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这个专栏中。

我们也欢迎您随时参与,并留言向我们推荐您阅读的低调而优秀的文章。

500彩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